某间黄昏中教室里某二人间的对话

2020-03-09 | Share to Twitter

A坐在B的前一排,转过身去,双手随意交叉搭在身前的椅背上。B趴在桌上

放学之后,人走得差不多了,教室中只剩二人。考试快到了,都回去复习了。

夕阳很漂亮,初夏闷热得让人不安,无风。天不是很暗。



A (放松,轻快)那么,没什么的话,今天就是最后一天啦。

B (不知道该说什么)嗯……



短暂的沉默,不远琴房中有艺考生在弹肖邦。



A (端起一杯茶,冒出热气,暂时还喝不了,有些意外,便吹了吹又放了下去。饶有兴趣地盯着B)

B (突然像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样,郑重地)抱一下,好吗?

A (歪头向一侧,调皮地)不好。

B (失落)就抱一下嘛……

A (转头托腮看窗外,方才的微笑消失,转身回去,再微笑)不是给你说啦,人家有喜欢的人啦……?

B 即使是以朋友关系也好嘛……

A (笑意添几分)不。好。

B (落寞的)



再次沉默。这次听清了,是作品集32-2,降A大调夜曲。



A (语速略加快)我说,不要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啦,要考的高中不过是两三站路啦,想要再见随时都可以 的。

B (依旧不知道说什么,看着A,眼角渐红)

A (揉揉B的脸蛋,发出没什么意义但很可爱的声音)

B (抱怨道)……每次都是这样……

A (疑惑)嗯?

B (情绪愈发激动,p<mf,却在最后几个字弱了下来,pp)每次都是这样……让我看到真实的你又怎样呢?

A ……你认为,真实的我,是怎样呢?

B 我想看到你活生生的,作为人的人之常情。

(不再趴着,转以右手托腮)比如说……先前想找你谈心……你却说你想谈哲学。 再比如说,每次聊到激动的时候……总是发表情包…… 再再比如说……啊啊啊啊(抱头,大声)我好讨厌你啊!

A (呷一口茶,此时终于略凉了。)

B (忍着哭)我也知道你会累啊,我也知道你会哭啊……我已经把我刨开给你看了啊……我们不是所谓“朋 友”吗?,那请让我做一些可以让我知道你对我很放心的事情啊?请信任我啊?!

(>pp)……对不起。

A (先前的微笑不变,摸着B的头)这样吗?

B ……嗯

A 如此的话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刨开看的哦……一滩烂泥罢了。

你会失望的呢。烂泥是不会被洗成别的什么的。向上的东西很努力地在实现。 ——与此同时烂泥即使不是我的愿望而是生来就有的,也不会被你安慰成什么别的东西哦。

B (因为很激动,上述对话B不确定自己听清了没有,上面三行便选用B所认为的话了)

(几秒钟不知道说什么) ……我可以道歉吗……?

A (惊异)道歉?什么歉?

B ……没什么。

A (喝到了茶叶,把它嚼了,脸上顿时显出苦味。鄙夷地)哇……这个茶叶喝着还好吃起来怎么这么苦。

B (脸上挂着泪珠,同时却笑了起来)



沉默。曲终,听到大约是琴凳发出的声音和练琴者接听可能是友人打来的电话,该回家了吧。

高处的天空还没被橘色吞下,而是显出夜的深蓝。



A 要走啦。

(准备起身,并拿起一旁的书包)

B (拉住衣角)……我自己还要在这里过一年啊……

A (转身,坐了回去)说什么呀,你们班同学不挺好吗?再说,你在你们班也该有相处的好的人吧?

B ……嗯……

A (再次起身,随意地)那我走啦,你也早点走。

B (泪眼朦胧起来)

A (在教室的门口冲B挥了挥手。由于视野被水珠冲的模糊,并不知道其时A的神情。)



黄昏的斜阳透过老旧吱吱嘎嘎响的窗户撒了进来,讲台、黑板、墙壁都变成了蜜柑味的。

B最开始只是伏案抽泣,不知过了多久开始大声的哭号。只知道待B一身轻松背着书包、哼着小曲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