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晴朗的午后某二人间的某段对话

2020-03-09 | Share to Twitter

秋。九月下旬。周末。

麦当劳在一栋大厦的二楼,附近有好几家补习班,周末从10点到3点,这里一直都有学生。吃完饭还可以写一会作业,当然也不是没有玩游戏、聊天、睡觉的。

靠马路的一侧是落地窗。外面阳光正好。叶黄了,还没有落。



A 老师居然请假了……(话锋一转)初三的课难吗?啊啊……回想起来二次函数真的恶心……

B (无聊地转着笔,没什么精神)还好。

A 是吗……



二人经常如此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的时候沉默。



A (mf)喂,我说,有什么想聊的吗?我好无聊啊。

B 好想睡觉呢。

A (不可理喻地)这么美好的、你我都没有课的、周六下午哎?

B ……是啊……(伸懒腰)你点的咖啡当然不会困啦……我啊,吃饱了就想睡觉呢……



B看了看窗外,蓝天真的很美好。

然后便埋头欲睡,两手就垫在复习的卷子上,角折起来了。



A (mp)我已经不是对咖啡因敏感的人啦,接下来的一年里你也会试着半夜喝茶泡咖啡的。

B (不信,慵懒地)是吗……

A 好啦好啦,你睡吧我看看题好了,待会告诉我梦到了什么哦。

B (想起了什么)啊,说到梦……

A 嗯?

B 想听我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梦吗?

(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你实在想听我说点啥的话。

A 好啊。(凑近脸,大有千反田“我很好奇”之势)



B拿起旁边即使是秋天,杯壁上也有一颗颗晶莹的水珠的可乐,猛吸两口,清醒了起来。



B 靠……我都答应了啥啊……

A (调皮)你已经答应咯。

B 好……不许笑。



B看向窗外,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叹气。又揉揉太阳穴。



B (很苦恼地)大致就是……啊啊反正就这么几个片段。

​ 总而言之,梦到你了。

​ 靠……你别瞎想,不是那种oh jack oh rose的桥段——是那种“bomb”然后“bomb bomb bomb”的桥段。

A (?)

B (语速加快,allegro)靠……越说越乱……shit,我开始讲了,就挑记得的片段了。

​ 大概和你在坐一个火车吧。天黑黑的,不过火车里的灯啊、街边(到这里顿了一下,在疑惑火车为什么在大街上跑)的路灯啊……什么的,全是昏黄昏黄的。

​ 然后火车突然停了,我就和你下车了。啊……不要误会,不是到站那种常规的停车,是非常规的!

A (?)

B 啊……shit,总之不知道什么事,车停了,人们都下去了,不过因为某种我也不是很清楚的原因,下了车之后就我俩了。然后那个地就像那种很干旱的土地一样全是口子,说是热胀冷缩导致的也没问题?(这里又停了一下)嘛总之就是类似的,你可以想象得到吧?

A (?,假装认真,憋笑)Sorry,I can’t.

B (语速加快,bpm160)靠不管了继续,这次不互动了我一口气说完。

​ 应该是什么灾难吧。但是我突然觉得好美好啊。

​ 倒不是说各种乱七八糟的番剧里“这世界只有我俩”这种……换言之我根本没想到你。

​ 就是那种灯光……还有夜晚的风……真的很喜欢。

​ 然后,毕竟我还是想活的嘛,就跑了。

​ ……然后你就下场了,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因为到那时候我就不注意你了。嗯?(发觉自己前一句话不怎么通顺,事实上。)

​ 然后,就来了辆公交车,发现你来接我了。



(再一次的,十分默契的停顿)



A 然后呢?

B 没了,记得的就这些了。大中午本来就犯困。

A 是吗……



B看A若有所思,又喝了口咖啡,便也一时不知道做什么了。

于是把头发松开,再紧紧地重新绑好。

乌黑的齐肩发抖了一抖。



A (漫不经心地)诶……你真用功啊,小小年纪都有白头发了。

B (吃惊地)是吗?



挽到面前看看,并没有啊,疑惑的神情。



A 啊……那大概是我错看了吧。反光?

B 可能吧。



A没再说什么,两分钟后从包里掏出了耳机,白色的,最普通的线式的。

B也无言地拿了出来她的,不过要显眼的多,深蓝的索尼耳机,音质说不上很好,但是外形她很中意。

有那么一两块的皮革已经有老化的痕迹了。



后面的几个小时也什么都没有说,直到阳光连带着空气都泛起了柑橘味。



A (侧身装书)走吧?待会晚高峰的话要挤地铁了。

B 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