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舐伤口

2020-05-09 | Share to Twitter

这两天又开始口腔溃疡了,想到这篇初发于知乎的文章,遂搬运至此。

口腔溃疡算是常客了,两个月一定来逛一次的那种。(抑或是根本没有好过)然而虽然刷牙,吃饭时会略觉疼痛,却以为用舌尖清点,在因为疼痛而条件反射地缩回来时是一种美好的体验。

轻轻地抵在红色的肉之间不明原因发白的那一圈上,轻点是没什么大的感觉的,而若略用力、时间略长,一阵痛楚便袭来了。进而眉头一紧缩,双眼一紧闭。

有时如此做会流出泪,我也说不上这算怎样的眼泪。在纯粹本能地因疼痛而起的同时,又伴有主观一次次地所去愿望舔舐它,期待那一份痛苦的欣喜,而又如此生出一份难过:流泪也已经是足以令人欣喜的东西了啊。

为什么如此一遍一遍地感受呢?或许是有受虐狂的心理作祟,但我认为此之外应有更重要更值得体会的理由。虽如此,却依然无法参透其中奥妙。

只得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地轻触着。

有慢放的话,舌尖绽放出的欣喜一定会被捕捉到。凭着这份欣喜而得以一遍一遍来抚触着。

当然这并不代表舔舐之后的感觉有多美妙,那之后只剩下了纯净无杂质的疼痛,没意思却需要忍受。

然而只要在舌尖的那一瞬间获得了愉悦,后面这些无所谓了吧。就好象前些日子天空中飘落的雪一样。

你可以用任何眼光来看这件事,我是无所谓的。我只是觉得,仅仅舔舐伤口,有些腻烦了;想要人之间擦出的疼痛,更剧烈的。

病态?也许吧。病入膏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