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的思念

2020-05-09 | Share to Twitter

只是今天偶然想到的悠然阳光下的一幕。


就是突然没什么根据地突然冒出来的一幕,小时候的一幕。

幼儿园的时候不明原因(笑),幼儿园的饭吃一次发烧一次(就我),于是幼儿园没怎么上,基本上是放养。

那大概是快上小学的时候?或者已经上小学了?

然后那天我爸带我去附近一个小游乐园玩,基本上是一个月去一次那种吧,是在一个小山山脚处。然后玩了一些平日都玩的,旋转木马,还有那种“飞椅”(就是中间一个轴,上面一个顶,顶上挂着绳子,绳子下面是小铁椅子,中间轴一转椅子就可以惯性“飞”起来,当然,实物没我说的这么寒掺)什么的。再下来,坐了个以前不怎么敢坐的微型过山车(青少版xdd)

接着见我兴致起来了,问我做不坐那边的激流勇进(也就落差十几米那种吧,现在回想起来),我答试一下吧,遂走了过去。

给买票的付了钱,两块?我记得好像。给过来了一大一小两件雨衣,正要上去我突然原地哭起来了不敢上,然后劝说真的没事好玩啊什么的反正我还是哭啊哭啊然后他笑着就把我抱走了,买票的见状也就退了钱。不记得当时边上有没有别人要玩,不过这里还是提一下吧,响起了下课铃一样的铃声,是游乐设施要开动了的标志,那与我没什么关系的小车也就沿着轨道缓缓在水里挪去顶峰了。

突然感慨那时候,也就1几年,他还不是很老,那时候大家还在用纸币。我记得几个月前去的时候已经是扫码了。

后来小学的时候去过香港的迪士尼,饭又贵又难吃,旁边是下饺子似的(吐槽一下巨硬输入法打shide出不来要打side)人群貌似已经开始赶赶的,在这里都没办法好好玩了。记得清楚的是就在几十块的咖喱饭的旁边一桌,一个大妈形象的角色身旁一个婴儿车,训斥着婴儿车外的哥哥,五湖四海的方言我也听不大懂,大概是仪容仪表什么的,当时小,没在意。不过有的项目确实挺好玩。当时问去不去玩激流勇进,我一如既往的怂了(

后来小学高年级还是初中的暑假,和我姐去了欢乐谷玩,那次倒真挺开心的,high到了晚上11点去欢乐谷外面的呷哺呷哺和我另一个表姐吃了。记得很清楚那是我第一次坐过山车,然后我high的不要不要的她吓得腿抖2333。忘了有没有坐激流勇进了。

后来最开始那个旋转木马大约几年没开过了,现在不知道,许是拆了;激流勇进也关了。

其实挺想再看着那个穿奥特曼衣服的小男孩被他爸爸抱上木马的;他爸坐在一边看,游乐园树木成荫,阳光从树间洒下的夏天、春初或者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