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必要让一切长久

2020-05-24 | Share to Twitter

一篇题目为“__让__长久”的半命题作文。

我们总害怕事物的结束:即使是对于“死”的谐音字,也要换成其他的说法;而对于落花、流水等意象,也总是悲伤的基调。其实,如此拼死要一切长久的行为是没有必要的。

花儿们在一年四季都有盛开的,却没有一整年开放而不凋零的。一场春雨后会有满地或粉或白的落花;灿烂的夏花更会在雷雨中花瓣四处飘零;你看那第一缕北方的冬风吹来,傍篱的秋菊风中吹落;而待到南国东风,那春的使者悄悄造访时,梅也随解封的小溪去了。

在六月的校园中,总有人轻声唱着骊歌摘下杨柳,留下一些文字、照片,记录着某间教室,约定永远也不要忘记熟悉的教室中的黄昏——蝉鸣中,微风从未关的窗中吹入,淡蓝色的窗帘飘进教室里,划出与黑板上的sin图像惊人相似的美好的曲线,而你转着笔想着眼前的题目的解法——哦,多么令人心醉。

我爱这春桃夏花秋菊冬梅,我更留恋这蝉鸣的黄昏,但这绝不是费尽一切的心思挽留它们的理由。

——这种理由是找不到的。

温室中的花儿可以持续开放好久、好久,但是这几乎永恒的花期是用夜间的一片星空、清晨的一滴露珠、正午的一抹骄阳、傍晚的一串欢声笑语同一个无生机的熟悉到厌烦的天花板交换的。它们只有被人们观赏的时候才可以短暂地打破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而这所谓观赏也不过是咔嚓咔嚓地几下闪光灯而已——如此的长久的花儿失去了花儿的浪漫,不配被称为花儿。

同样,终日地沉浸在离别的感伤之中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九月的新的生活的开始是没有人可以阻挡的。从意识到别日已近时开始感伤,开始惶恐,开始茫茫不可终日,是年华的浪费。沉湎于此不能做到除了荒废学业之外的任何事情。如此只会发现你对淡蓝窗帘画出的那个函数图像感到迷惑不解,而不能抓住它真正的美。

没有什么是长久不变的,这是人尽皆知的公理。

出路在于让这有限的时间拥有无限的意义,而不是让无限的时间困在没有意义里。

去拾起落花,让那有情物深埋在土地里腐烂,护佑来年的花儿吧;让那腊梅凋零吧——因为我们知道在那里,嫩黄的连翘与迎春花会再开的——而她们落败了也不要紧,总是有不同颜色、不同种类的花儿开在这土地上的。同样,用你的眼睛和笔抓住校园的角落,就放手吧,x轴与y轴划出的无限的广阔天地才是你该大有作为的地方;那里,你还会遇到同样让你心醉、让你留恋的事物的。

没有必要让一切长久,必要的是让一切事物的有限的时间有所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