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的回忆

2020-06-13 | Share to Twitter

(首发于知乎)

偶然想起了大约去年此时的一段经历,虽然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记录之,至少不要忘掉。正如茶,虽不见得茶越苦越好,可值得回味的茶总是要有所苦味的。

可能去年早些时候或者晚些时候,记不太清了,总之是相当难熬的没有空调的夏天,所幸不久就是秋天了。同样记不清的还有她的id,我大约可以说上四五条她的特征,不过也无所谓了,就称之以x吧。

我或许给许多人说过我和x之间的事情,甚至通过我在互联网上的痕迹可以推理出x是谁,当时我的心理,等等,不过无所谓了。同样,因为说过很多遍,虽然记忆还算鲜活,细节或许可查,但一次次地把它讲成故事让我失去了对再次复述这段经历的兴趣,故从简言之:

某天偶然想起很久之前互动过的已注销账号的某人遂通过别的平台去找她询问她近况得知她最近在低谷于是安慰之,过了约四五周她向我表白了而我拒绝了,故其bpd最终推开了我 大概就是这样。

记得彼时我还是你圈“乖孩子”典型——或者“烂好人”——无所谓怎么称呼了,虽然挺黑历史的,但并不怎么想杀掉这个时期的我,大概是对老物的喜爱?加了个群,在你圈或许名声挺大——那就以h称呼,在h还搞了个声势浩大震动了很多人的事情,包括一些非议、质疑什么的——不过算是成功了,也就够了。后来也没什么好说的,感觉没什么精力搞这些了,穷则独善其身,遂退群。

另,h群貌似现在也式微了,颇有又一个你圈聊天群的感觉。

而之所以扯出来h,就是说明一下彼时的我:大概觉得没有什么是亲亲抱抱举高高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亲亲亲亲抱抱抱抱举举高高高高。

而后遇到了极棘手的这个问题……棘手这个形容词或许有些不近人情,那就替换成别的什么褒义词吧。

就是突然觉得世界上好多好多的问题是不能自己解决的——我需要知识,我的方法是错误的,我需要正确的方法,科学的方法。某种意义上算是给我的未来树立了目标——至少是大学专业这个长度的目标——心理相关。最近或许萌发了cs相关的想法,不过和本文无关就是了。

我和x没什么兴趣交集,回想的话——秘封病还是x走后我得的,kairo这个同人社团没记错的话也是她赶我走后我了解到的。

但挺怀念最初最初有那样一个真心可以抱抱每天的人的,那时比现在稚嫩不少的性格处事的感觉也很久没有了。不知道x会不会看到这篇文章,总之,挺想念的。


还有很多想说的没说,可是那些片段的语言甚至碎掉的词汇实在无法清晰地组织起来,就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