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有的没的的。

2020-06-29 | Share to Twitter

今天忘了看到了什么,突然想起来先前在北京的时候,经常周末去首图有事没事看上两页的空之境界了。不过直到我离开那里,我也仍没有看完这十分喜欢的小说的第一册。

un

最初接触型月是通过北京班上的一个月厨,当时实在没什么书看,于是借了她的FSN小说来看。那书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地摊文学所独有的历史感——从糟糕到反人类的密集排版到糟糕的文笔——即便后来某天心血来潮查了一下,确实是正版。那一周每每去食堂便带上这书——这习惯也一直持续了很久,我现在仿佛可以从我的《语法修辞讲话》上面闻到食堂的酸豆角味,我记得特别清楚有一天阳光打到病句上,我抄着一粒粒的酸豆角和着米饭改着病句;Fate/prototype和语言学纲要也是这么看的,不过对于看书时的菜品却没什么印象了。

总之她的几本Fate打发了我被法语语法折磨着的很长的一段无聊时间。看的时候也对这书没什么兴趣,说实话,不过优秀的爽文还是可以消磨时间的。也顺便理解了一点世界观——后来看了fsn /fz /fsnhf (hf2还是和uns面基的时候看的,其实是二刷),这光这水这动作之外也就没什么了。

deux

不过空境我还是很喜欢的。

和静叶面基的经历我或许给许多人说过也或许没说过,忘了不过也无所谓了,我记得那天她拿了本挪威语的什么书,我从楼下拿来空境坐在她旁边看。

后来一度想要借回家,无奈手续一看就头大,遂放弃。这个暑假想要买来看,不买精装本的,就买首图收录的版本(可惜的是首图对于这种两层书皮的书一般都扒掉外面一层),epub看完了也要买。

挺感慨蘑菇的心路历程的,具体的话搜一下“空之境界 10周年 蘑菇”很容易搜到蘑菇在空境10周年之际的一篇文章,那种不得不为了生活而放弃理想却憧憬那时自己的感觉。

可以的话想要一辈子的心境都是写空境时的蘑菇。

quois?

没什么了,就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