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Landscape」

2020-07-25 | Share to Twitter

A :

近来可好?许久不见、甚是想念——不,一点也不想念了。

倒不是说你做了什么令人不爽的事情,相反,那天收到你寄来的信我还挺高兴的。——但是你理解吗,已经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了。

……啊啊……从哪里讲起好呢?

昨天做了梦。梦到出成绩了——啊啊,怎么我连做梦都这么无聊的内容啊。我考的一塌糊涂……语文作文整个没写,数学错了一大堆(当然是在梦里)。梦里我莫名就特别难过。然后一直很难过,或许还真哭出来了。她先前告诉我要“以面来规划未来而非线性”,从昨晚的反应来看我没做到。

……你现在就过来身边陪我说说话吧。我好累的。

……所以我现在对你一点也不想念了呢。

以往的日子就这么在黄昏中散去了。做梦也会梦到的橘味的夕阳如今也不再出现在梦里了。我说,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你在听歌吗?在睡觉吗?在和别的什么人聊天吗?在笑吗?在哭吗?

……他们刚才进屋催我睡觉了……好烦啊。

I miss you much…

但越是如此想,我越觉得你遥远……

……什么呀,跟着歌词行文这种事情也就我干的出来吧……

没有办法走出来,即使走了出来也再也走不进去别的什么了……一直这样矛盾着。

不出意外的话是最后一次通信了。Bye.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