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2020-10-13 | Share to Twitter

昨晚下了雨,还挺大的。两点多的时候醒了一次。半床被子和抱枕都在地上,不安的柳条抽打着窗户,雨声和沙沙声混在一起,乱糟糟的。我小时候买过很多次气球,其中的大部分都飞走了;有一次我用绳子在气球下面寄了一个很喜欢的积木,希望它能拽住气球,不要让她飞走。最终,那气球却还是一松手去了蓝天,带着那块积木。在雨夜里,我突然像那次似的,哇哇地哭了起来。中间干了些什么,也没印象了,最后反正哭累了,便抱着抱枕又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看到你半个小时前给我发消息,叫我开门。便想起来昨晚大约是给你打了电话。所以我下了床,草草套了一件短袖去开门。头发肯定乱糟糟的,不过不用管啦。然后就是普通的拥抱和普通的亲吻,没什么好写的。

花落知多少,桃色和白色的花瓣在水洼里泡了整夜。花儿散了一地,散在红色的地砖上,倒给人很美的感觉。雨后的空气并没有减轻多少睡眠不足导致的头疼。至于树上,也还有大把的花儿尚未飘零;地上有几朵蒲公英,我折下了其中一朵,放在了书桌前。

我和你去没有人知道的花田,那里的花开的正烂漫,并没有过分的香气。只有繁杂的花儿,美好得过分。所以我就那么在花间睡着了。泥土显得纯白的长裙更加真实。你采来了鲜红的花束,放在我的身旁,就这样听着风的音乐,不会有其它的人来到这里的,永远不会有的。这个宁静的午后会是永远的,好吗?

躺在这里我做了梦:桌上的花朵干了,一碰,就化了灰散在空气里,无论如何也收集不回原来的模样;园里的树死了,最后一片叶也从梦里凋零;白裙破了,时间暴力地毁坏污损她,上面出现了各色的花斑;你也老去了,生了满头的银丝,皮肤像是久旱的土地;花田,至于我们的花田,我亲爱的,你忘了吗?是我亲手烧死了她们……

气球飞走了,我就哭了。哭得比什么时候都要伤心委屈。我跳起来,也留不住她。

于是我突然醒了。还是深夜。外面正下着很大的雨,刮很疾的风,柳条抽打着窗户。摸到手机,凌晨两点一刻。我突然很想你,想念你的声音,你的体温。我明天想和你出去玩,就像我们从前那样。我给你打电话,可是翻遍了联系人和通话记录,我也找不到你。你的鲜活的形象突然模糊起来了,直到变成了最真实的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