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的忧郁

2020-10-19 | Share to Twitter

人们总是积极而充满信心,碰了壁也不会觉得太疼,依旧积极。如此,他们在初中发奋图强,要考上重点的高中;在高中好好学习;希望进入不错的大学;紧接着梦想找不错的工作;其中有些人手里的数字因此越来越大,于是叹曰:“我努力了,我是成功而幸福的”;而数字越来越小者则充满了信心,幻想自己可以努力,成为成功的人。M则不然。

M是彻头彻尾的失败的人,消极而毫无信心,过着随波逐流,一点儿也不努力的生活。人们常说M干什么都慢了半拍:成功的人应当快、快、快,而且办事情的质量也很高;M说话一直含糊不清的,还有很多的肢体动作,人们说这是不礼貌的:态度要端庄大方,举止要自然得体。令人们气愤的是,M从来也没有改过这两点。单从这两点上来看,M也绝对是毫无疑问的彻头彻尾的失败的人。

M对于“请假”有着奇怪的喜爱。这是不对的,请假会落下很多的课,这绝对不是一个学生应当做的事情。M想请假,请假时M不用听到那么多的指示,也不需要费力气随波逐流。读卡夫卡《变形记》,写到甲虫死掉之后的生活,三人坐下来写三封请假信时,M毫无理由地便哭了。请假后可以坐在书桌前看假日里看不到的蓝天;可以走进不存在于假期里的街道上;当然,也可以睡一觉,直到自然醒。这种美好的时间是假日所没有的——当然更不必说平日里了。

而请假显然不是容易的事,久而久之M也会累,如此M便开始了随波逐流的生活。可即使是如此的随波逐流的生活,过得也并不轻松。积极而充满了信心的人们则显然不一样,他们做什么都显得朝气蓬勃,一点也不会累似的。看到M不解,人们便上前告诉M:对待生活要积极而充满信心,不能像你那样继续浑浑噩噩下去了,诸如此类。可是M真的非常喜欢请假。我们几乎可以说M对于请假这一行为有着病态的爱。如果依了人们的说法,便是无法请假的日子。

于是乎M卡在了这里。M实在是太累了,可是M却又本能地抗拒被禁止请假的生活:M只能继续飘来飘去,同时疑惑不解为什么自己会生得如此矛盾,为什么不能——

M于是忧郁了起来。

忧郁总是无解的,所以M只好随便写点什么,试着不那么累。M并不想,也不可能成为秩序,所以上述所有都只是忧郁本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