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二十八日,无题的信。

2020-10-28 | Share to Twitter

亲爱的,我一直有很多想要表达的氛围和温柔的有力的情感,而如今我却发现一向喜爱的文字死掉了。你可以想象一个作布朗运动的点,它时亮时暗,每次亮起来都会变换一种颜色;那么一段时间后,这个点同它的轨迹所构成的图景便与我现在的想法或者说状态能有几分相似了。

我想我是碰到了文字的障壁——当然是主观的一堵,不过并不妨碍它是那么的坚硬。其实我同这堵墙是一步步逼近的,不过只是今日才感觉到了那种执笔时的窒息感而已。

对于情感,错综复杂而无法形容的情感,我想我应该要去找到一种比文字更轻松的途径——你看,鲜花,眼泪,相拥,爱抚,亲吻,笑声,悲伤,恋爱,抽泣,夜曲。浸在无力感里着实令人发疯,我应该休一个长假了。我无法逼迫我把全部都同你讲,那样很累,累得要死。

终有一天,我会流浪回家中,全身濡湿,泪混着雨,裹着毯子冷得发抖。但是至少现在,我们就暂且就此别过,我亲爱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