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篇先于故事的结局

2020-11-15 | Share to Twitter

突然由于某些缘由脑中产生了如此的一幕,便以剧本记录之,不是什么故事的结局。


(风声)

(某幢家属楼的天台,夜间,能见度差,下方有灯火,不算很繁华。)

(M倚着一个太阳能热水器,双手捧着热茶,面向镜头,神情落寞而优雅。)

M 该做个了结啦。

(呷一口茶。)

M 最近在烧暖气,空气变得好差啊……

(茶放到一边,左手手背靠在嘴前,右手试着抓住星空。)

M 好多星星都看不到啦。

M 我一直好累的,我觉得终于要结束了,我其实还挺开心的,真的很开心。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深呼吸。)

M 我现在的心跳得很厉害,强而快。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

(沉默。)

M 我感觉我继续不下去了。他们每天都是那么快,每天都在追随些什么。他们每天都有精力,每天都可以继续下去,他们适应规则适应的非常好,他们没有理想——我觉得那样很幸福。

M 对不起——我现在说话也非常奇怪对吧?翻译腔什么的——我很难理清思路,这样说不定可以好些。

M 我听过许多的自杀的故事,同年级的、高年级的。恋爱被发现的、表白被拒的、考试作弊被抓的等等等等。

(还想再看到星星。)

M 他们中的大部分我一辈子可能也理解不了,但是我也要啦。跳下去。

(整理心情,凑近。)

M 对了,你是不存在的这件事情,你应该是清楚的吧?

M 不是说我唯我意义上的你不存在,即使是客观上,你也不存在哦?不信你看。

(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匕首。)

M 首先,我是存在的。

(颤抖着把匕首举到胸前,慢慢地插入小腹,神情痛苦,呻吟。)

(抽出,血喷溅而出,灰色卫衣立马变红;笑,右手食指在小腹一抹,又走近观察位置,在摄像头上留下一抹红色。)

M (轻笑)对吧?那么你呢?

(提起匕首,走上前来,向镜头下方一刺。)

(画面变黑。)

(结尾字幕。

(下方为黑底白字)

M 人们很快发现了摊在热水器上的我,他们大声叫着些什么,我也没力气了,就任凭不熟悉的手触摸我。

M 我大概是做了某种手术,我也不很清楚。以后每周还要去打针,持续一段时间,至于为什么,打的什么,我也不想去关心了。

M 我还是照常去学校,照常听课,照常不写作业。这个世界依旧是那样,我依旧无力去改变些什么。

M 我还活着,我痛恨我对于这个世界如此懦弱,懦弱的结果就是,我还要继续活下去。

M ……真的超无聊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