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路

2020-12-25 | Share to Twitter

今天是星期三,一周已经过了一半了。还有两天就可以双休了。双休只有两天,之后还需要两天到达下一个周三。那也将是一个同这个周三一样的周三,六点二十起床,洗漱吃饭,最晚在四十五分出门。不过今天的天气倒是不错。穿上了棉衣所以不是很冷,沉淀一夜的空气相当清爽。天空是毫无转机的深蓝色,虽然已经过了冬至,可是直到早自习天都不会亮的日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公交车一如既往地在面前开走了。公交卡里还有9块钱,大约撑不到学期末了。烦,不想充钱,好麻烦的。BRT1路的拥挤,已经不想用“照常”来修饰了。每天那么多的人从西边到东边,再从东边回到西边。从西边到东边的学校,早自习收拾东西看小说,第一节课睡觉,第二节课随便听听。自东边而回西边同样的无趣,有的班次人挺少的,足以为乐。

不过在当下,清冷的冬日早晨,开来了一辆寂寞的127路。所以就上了这无人的车。

离终点站还有相当一段距离,路线却没什么意思。于是把书包放在了身旁的座位上。上学谁带MP3手机一类的东西啊,小说也放在桌仓里了,那就先这样吧。未开发的荒凉城市而已。不过没有带手机,所以暂时不会有烦人的电话打进来。窗外是普通的灰绿色,大红色,鲜艳的颜色,刺眼和不刺眼的颜色,叫人无法分辨。

天逐渐明了。幻想着坐旁会有别的什么人,会有别的什么未来。由此却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也可能不是小时候确实发生过的事情,只是这个颜色很像是小时候某个阶段的某件事情。某个场景。要说出来吗?能说出来吗?很多场景和颜色都会让人想起以前的事情。不过从什么时候起,就停止产生这种新的记忆了。各种回忆会突然钻进来。

开往并不郁郁然的郊外,剩下的时间还多。会考,升学,文理分科,不想写的作业,喜欢的题目,嗯,剩下的时间还多。不要大吼大叫的。表达意志一定要有本人的参与吗?选择和前进。如果不愿意呢?他们会怎样呢?孤身一人能怎样呢?每天晚上不过那样,期待的东西会落空,不期而遇总是可以被预见的。明天晚上要去哪里散步,怎样的冷饮?那一款酸性太强了,回来要自己泡茶。

大约是十点了?他们在做操吧。好讨厌那里。这里也是。烧了图书馆。回到家就会地震。百年一遇的大洪水。食堂的食物长毛了。所有人都在学习。听不见。自己并没有被隔离,所以所有人都是被隔离了的。做梦上了大学,所以呢,又怎样呢?爱的人,做爱,分手,复合,做爱。喜欢的衣裳,发型,无聊的课程,工作越来越无聊。可以预料没有人真正喜欢自己做的事情。

Terminal. 他们就在那里。背上包,我走了出去。身后的花瓣爆裂开来,漫山吹过的是沙尘暴。有的人抬起了头闭上了眼睛。那是运动了几千公里的信风。桃花独红,李白。风声是花的开放。春天。